人人都说黟山是人间仙境,而仙境又怎能离得开浩瀚云海呢?

  自古黟山云成海——

  黟山素有云雾之乡的美称,其瑰丽壮观的“云海”以美、胜、奇、幻享誉古今,一年四季皆可观,但又以冬季景最佳,而根据云海分布方位,全山有东海、南海、西海、北海和天海。

  白玉露的广告拍摄现场,最终便是选在了北海景区。

  清晨,日出东方,淡金色的朝阳还未完全洒满整个黟山景区,目光之所及,无不是一片茫茫云海,人在其中,当真会有一种飘然似仙的感觉。

  由于昨天在光明顶上发生的不愉快事件,何导决定尽快完成这次拍摄,整个拍摄团队便在这风寒霜重的早晨里开始忙碌了起来。

  李绯语正在化妆,她看了看坐在旁边一脸无精打采的刘琰波,轻笑道:“刘先生,你就这么不想和我搭戏吗?”

  在昨晚见识了刘琰波的高超的琴艺造诣后,李大演员又突发奇想,向何导临时荐角,要让刘琰波在广告中扮演一个弹奏着古琴的世外高人。

  对于这种露脸的好事,刘琰波自然是拒绝的,但奈何现在这个时代的通讯太过发达,李绯语一个电话摇通了远在海市的尹含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的抗议无效。

  刘琰波低头看了一眼穿在自己身上充满古风气息的长袍,很无奈道:“不是不想,只是不习惯。”

  他一直都不是一个喜欢高调的人,而默默无闻地生活下去,也是他一开始来海市时最根本的愿望,可他现在的生活却越来越偏离这个意愿——

  和李绯语搭戏,无论是谁,一炮而红的概率应该是都不会太小吧?

  自从答应跟尹含若结婚那天起,刘琰波就已经有着自己会被曝光在人前的觉悟,他并不后悔,只是这个习惯的过程比他想象中的要漫长很多。

  他还没有习惯,但时间似乎已经不多了?

  “那就从现在开始习惯,我可还等着你给我的下一张音乐专辑客串mv的男主角呢!”李绯语又补一刀道:“这就是你这次把我忽悠来做挡箭牌的代价。”

  还要客串mv的男主角?

  刘琰波一听头都要炸了,极力反驳道:“前天我不是做过补偿了吗?”

  “那不算!”李绯语理智气壮道:“你是尹总给我配的保镖,陪我逛街那也是你应做的工作之一。”

  “那我还给你们做饭吃了啊,这总不能算在保镖的工作当中吧?”刘琰波斤斤计较道:“这可是保姆的工作。”

  刘琰波不要脸,李绯语更横,挑眉道:“在我这里,保镖就是保姆。”

  保镖等同于保姆?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啊!

  不对——

  刘琰波急忙非否定了内心的认同感,准备继续反驳,可他还没组织好语言,赵倩却先一步插嘴道:“绯语姐,刘先生,你们能不能等会再争,你们这动来动去的,我们都不敢下手了。”

  她和果果手里拿着化妆包,看着眼前这对都老大不小了还跟小孩子拌嘴似的男女,心里是又想笑又很无奈。

  拌嘴归拌嘴,工作还是不能落下的——

  李绯语只好乖乖坐正身子,不过也不忘嘟嘴补了一句道:“这事,我说了算。”

  “到时候再说吧!”刘琰波的坐姿变得更加慵懒,整个人显得更加无精打采——

  他算是明白了,这全天下的女人,就没几个讲理的,尤其是长得漂亮的女人,一个比一个不讲理,一个比一个霸道……

  化完妆,刘琰波趁着李绯语还没化好妆的间隙走到了一边,想抽支烟,可烟还没点上,手机却先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眉头直皱——

  潘羽衣!

  这个女人打电话来就没一次是好事,这次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事吧?

  刘琰波有些不情愿地接通了电话,刚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潘羽衣火急火燎的声音:“刘琰波,你在哪?”

  “在黟山。”刘琰波点上烟道。

  “你怎么跑哪里去了?”潘羽衣急道:“赶紧给我回海市来。”

  我去!

  潘大队长,知道你们女人都不讲理,但也没你这么不讲理的吧?

  这大清早的,接连被两个女人欺压,刘琰波也是有够郁闷的,没好气道:“潘大队长,你又想干嘛?”

  “跟我去趟南洋。”潘羽衣说道。

  啥玩意?

  还要出国?

  刘琰波差点没被一口浓烟呛死,连想都没想,回绝道:“不去,我现在在拍广告,没空。”

  不去?

  潘羽衣早有准备,直接放大招:“你还想不想给你的韩老师证明清白了?”

  对付别人,潘副局长可能还会有脑力不够用的时候,但套路刘琰波——

  她完克他好吧!

  果然,刘琰波瞬间歇菜,只能干瞪眼道:“不是,我说大姐,你这是几个意思啊?这跟证明韩老师的清白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大了去了。”潘羽衣不耐烦道:“少废话,跟你电话里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让你回来就赶紧回来,晚上八点出发,你自己看着办。”

  “我没有护照啊~”刘琰波心里那个急啊,可是通话已经被挂断。

  这尼玛一天到晚碰到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这世上难道就没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了吗?

  刘琰波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夹着半截烟,傻傻地楞在原地,老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他以为自己今年这么好的女人缘是如王英莺所说的那样——走了桃花运;

  但现在看来,全尼玛是桃花劫!

  果果走了过来,见刘琰波傻愣愣地脸色不太对,小心翼翼道:“刘先生,刘先生,可以开始拍摄了。”

  刘琰波反应过来后,只是有气无力地“哦”了一声。

  来到制作组布置好的拍摄点,何导特意给刘琰波这个菜鸟交代了诸多在拍摄中要注意的细节,可这货也只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不要太明显,从头听到尾就只会机械式地点头。

  李绯语看不下出了,等到各自归位到自己的岗位后,她忍不住皱眉道:“刘先生,你这是生气了吗?”

  她刚刚跟刘琰波说的话其实只有三分认真,七分玩笑,她当然不会强求他当什么mv的男主角,她也不相信他会是一个凡是都要较真的男人,可他现在这副一脸不乐意的样子,实在让她疑惑——

  疑惑这个男人还是不是自己之前认识的那个随意洒脱的刘琰波。

  刘琰波不知道李绯语为什么会突然问的这么认真,心里有点小慌道:“没有啊。”

  “你现在这副样子可不像是没有生气的人。”李绯语毫不留情地指出道。

  “好吧,我是在生气。”刘琰波整理好心情,无奈道:“不过不是在生李小姐你的气。”

  “那是生谁的气?”李绯语追根问底道。

  生谁的气?

  刘琰波脑海里浮现出了潘羽衣的脸,那女人刚刚挂完电话后肯定又是一脸嘚瑟样,他恨不得一拳给她打个稀碎,恶狠狠道:“一个坏女人!”

  …………

  :。:

欢迎大家访问:西红柿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ihongshixiaoshuo.com/6_22213/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