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树叶的颜色和阳光的颜色,其实都是一种复合色。

  对树叶来说,春夏的时候,绿颜色占据绝对主场,而当秋冬之际,呈现绿色的叶绿素从树叶中大面积撤退,然后一直被压制的其它成分,终于可以摆出自己的脸色。

  这就是树叶从绿色变成黄、红、褐等颜色的原因。

  不过莫说甘老头知不知道这个原因,就算知道,他也不可能作这样的回答。

  这就好像你小学放学回家,妈妈问你的脸为什么肿一样,你回答,“肿是因为该部位受到大力拍打,因为皮下出血以及血液的应急性反应等因素,从而呈现肿涨。”

  你妈妈可能并不会对你的这个回答满意,尽管它非常富有“学术性”。

  她很有可能拖起扫帚,给你的屁股也来一个大力拍打,让它产生皮下出血以及应急性反应。

  不止如此,她还可能连打带追,然后抓住你的耳垂,一个或两个,然后进行三百六十度的旋转,让你的耳垂也同样产生应急性反应。

  那画面简直美如画。

  所以,甘从式的回答是:“哦,天要冷了,这些树叶也老了,小陵子,还是年轻好啊!”

  啧!

  啧!

  就看这回答,就知道你这老头极其地缺乏学术敏感性,和我家老师比起来,差了明显不止一筹嘛!

  不过对于他这话里的天要冷了,许广陵却是嗤笑。

  这里的人说冷,大概就像是前世的伦敦,夏季温度才二十多度,就发布高温预警以及提醒一样。

  “郑重提醒广大市民,市内今天温度有可能高达二十六度,甚至无限逼近二十八度,如需出行,请带好水及相关药物,谨防中暑。”

  ……

  如果甘从式的回答稍微靠点边,许广陵就会拿出“医之大宗”的身份,然后再站在大宗师的高度上,给他好好普及一下树叶到底为什么会变黄。

  然后再由物及人,给他讲解一下甘老头自个儿身体内的情况。

  既然是现在这样的一个回答,那还是算了。

  不过甘老头倒是挺有良心,说起这话,然后陡然一拍大腿道:“我倒是忘了,小陵子,你还没有开始修行,会怕冷的!”

  然后这一天的日常就变成了甘从式带着许广陵,在药王谷中乱窜,目标是寻找干枯或半干枯的树木,然后挖根取段等等,储备材料,以用来在不久后燃烧取暖。

  看吧,这其实就是许广陵给老头儿传授“木盘经”的原因。

  嗯,或者说原因之一。

  索性当天就升起火来,许广陵给老头做了一顿相当之美味的药王谷版的“叫花鸡”。

  最开始,许广陵做饭,用各种药材和食物搭配,甘老头还是兴趣极高,遇不懂即问,然后吃的时候也是随时点评,随时称赞。

  “小陵子,苦藤用在这里简直太到位了!”

  “唔,这个料的这个味道有点怪,嘿,居然好像还不错……”

  然后问许广陵为什么这么搭配等等。

  不过随着时间漫延,老头吃的兴趣是越来越高,已经渐渐有被许广陵培养成老饕的趋势,但是问的兴趣却是越来越低了,直到现在的几乎不问而只是吃。

  换言之,他已经基本放弃了身为药师的自尊,而彻底堕落为一个纯粹的吃货。

  至于为什么放弃,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很多搭配,许广陵就是说了,他也听不懂啊,更有很多,许广陵则是回答道,“啊,我就是随便搭配的,瞎搞,看来还不错。”

  这叫甘从式怎么问嘛!

  许广陵当然不是藏私什么的。

  而是,很多搭配,或者说组合,只有站在大宗师的高度上,才会懂。

  就如一道菜,既放盐,也放糖,不会做菜的人就会疑问,“这不是明显自相矛盾吗?”

  而会做菜的人就懂得,这是盐糖各取其用,它们之间也根本谈不上什么“自相矛盾”。

  而站在许广陵的高度,他在一道菜里放糖,有可能并不是取其甜,而只是用其和另一种配料起反应,生出一种无味的物质,然后那种液体物质渗透进主料里,使其松软、润泽。

  如此等等。

  那些“山路十八弯”的搭配,更加上很多种搭配集合于一道菜却在互相影响下形成绝妙平衡的手法,自然不是区区一个甘老头儿能懂的。

  不解释,还会让其觉得只是别出心裁。

  真解释了,并且往深里解释,老头儿会感到绝望的,至少,对自己的药师水平产生极大的怀疑。

  那自然不是许广陵希望看到的。

  这种“降维打击”,而且是同时来自不同维度的多方位联合降维打击,还是不要让老头去应对了,只抱头蹲墙角就可以了,真要站起身来,不到一毫秒,就会被暴雨打梨花,然后鼻青脸肿体无完肤。

  药王谷中的日子,平静且充实。

  特别是对甘从式来说,不止是充实,都充实得快要肿了,就好像一个成绩排在中游的学生,正处于高三的冲刺阶段一样。

  许广陵么,一方面有老头可以交流,一方面前世收拢的各种庞大知识也足够他去阅读以及析解的,所以过得也同样算得上丰富。

  不过丰富之余,许广陵还是有点小小遗憾。

  实验材料还是少了点。

  只有三个,而且这三个里的其中一个目前还是处于胚芽培养期,根本派不上用场。

  虽然说不急,真的是一点都不急,但这种效率上的低劣,还是让许广陵本能地产生一种小小的遗憾。——

  这种效率,真的是太低了,低到令人发指。

  但一时间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他的年龄,表现在对于外部的互动上,始终是一个短板,而且这个短板甚至不是十年二十年可以解决的,除非他一直把目标放在“小伙伴”身上。

  所以,要一直在这个药王谷里隐居,“小隐隐于谷”,一直隐它个五十、一百年嘛?

  好像。

  呃。

  总感觉有点浪费时间的样子。

  就算他是“谪仙”,不在乎这几十年时间的浪费,但这种无谓的等待和迂回,也太没有必要了吧?

  晚饭之后,仰躺大石上,吹着徐徐的山风,看着比前世璀璨很多的星空,许广陵思忖着这个问题,然后,却突然地,就是一愣。

  因为识海里突地出现了很多的星星,无中生有,仿佛是把外面真实的星空给搬到了识海里一样。

  而紧接着,那些璀璨的星辰全都无声裂开,一缕缕如光似电的线条从那些星辰里泻出,流水一样地铺满了他的整个识海,然后形成了一面……镜子。

  璀璨的,晶莹的,泛着青芒的。

  无数流云,浮光掠影地在整个镜面上飞速闪过,哪怕是在自己的识海中,许广陵也无法捕捉那种速度。

  镜子的青芒在这个过程中不断伸缩闪烁着。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只是一瞬,也仿佛过了许久,流云终于不再滑动,青芒也终于不再闪烁,澄静如一湖秋水的镜面上,呈现出来了几个字:

  “想我了吗?”

欢迎大家访问:西红柿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ihongshixiaoshuo.com/6_2195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