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小说:我有一个狐妖女友 作者:微甜的南瓜 我要报错
  那黑雾本就是鬼道之力所化,天生就克制世间的诸般灵气。

  任含香又稍微有些掉以轻心,竟然正好嗅到了那瓷瓶之中的黑雾,中毒已深现在甚至连言语半句都难。

  眼看着就要出事,那散修却突然停下了手,皱着眉头看了任含香一眼。

  她现在正好是扎着一个流云鬓,头上戴着三只金玉凤钗平添几许雍容贵气,只不过这散修这么怪里怪气的看着她到底还是让任含香感觉不太爽利。

  “动手啊,看个什么劲?煮熟的鸭子就是这么给飞了的。”

  那散修看了一眼还没来及说一句,屋外的却突然传来了叶小孤的声音。

  刚才用鬼道之力顺势就找到了这一蓬黑雾引动的动静,好巧不巧正好给任含香解了围。

  那散修听着叶小孤的声音,暗自也知道不太对劲,一时也顾不得任含香反手就从袖子里扔出一个瓷瓶。

  伴随着房门“嘭”的一声被劲风推开,那瓷瓶“咻”的一声就飞了出去,正好叶小孤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迎头就被那瓷瓶砸了个正着!

  只听着“啪”的一声,那瓷瓶破开一蓬黑雾瞬间将叶小孤淹没其中。

  “哈哈哈!中了!”那散修惊喜的说道。

  任含香见这情形,心里却是打起鼓来,她也不知道这黑雾到底是什么东西,只知道这黑雾可以散功化劲。

  现在看着叶小孤中了招,这姑娘一时也是心中焦急难安,满心期待着叶小孤会安然无恙的走进来。

  “中了这黑雾便是神仙也得三步倒,这家伙莫不是美1人儿的相好?”

  黑雾一起,那散修眼看着黑雾一时还未散开也不着急上去,回头见着任含香往门前瞄,一时还回头调侃一句。

  任含香闻言冷冷的瞪了他一眼,略微有些昏暗的油灯光亮之下这个散修的模样倒也算得上俊逸,甚至平日里见着估摸着也还算得上正派。

  剑眉星目颇有精神,脸型瘦削也很衬五官,如果不是一身寻常的灰衣不见什么法宝灵光,或许比昔日的叶小孤还更适合当这个天师。

  “美1人儿可别生怨,我秦文德在这银霜宫附近这么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肯定会好好待着你和你这相好的。”

  话一说完,正好远处的黑雾随风散去,显出了叶小孤的身形。

  他就那么站在门口低垂着脑袋,好像也被散去了修为,不过却并不像是任含香那样瘫坐在椅子上甚至连话都不说来,至少他还是站着的。

  那秦文德似乎也看出了不太对劲,暗自皱了皱眉头,反手从袖子里祭起一个半大的橙红葫芦。

  那葫芦刚开始不过巴掌大小,他一亮出来却是迎风见长,没过一会儿就变成了半人来高,正好虚腾在他身旁。

  “哼!有这玄天宫清远长老的碧火葫芦,灭你魂魄断你修行简直是易如反掌!”

  叶小孤一声不吭的站在门口,这秦文德暗自也有些心虚,故作声势的咋呼一句想要看看叶小孤的反应。

  如果叶小孤这个时候说个一句半句的,估计他还不至于这么紧张,偏偏叶小孤还真就是低着脑袋看不清任何表情,让他平白的感觉有些心1慌。

  “去!!!”

  等了一会儿,见着叶小孤一直不应声,秦文德心里也没底直接祭起那碧火葫芦,引出一团碧绿灵火直接袭向了叶小孤!

  那团灵火一起,仅仅只是一晃而过直接带出一蓬难以想象的绝强高温,瞬间将整个厢房门前的地砖和雕花木门全都烧作灰黑。

  甚至于那木门直接就“噼里啪啦”的燃了起来,这还仅仅只是一闪而过的温度!

  正面迎上这团炙热烈焰的叶小孤一直没什么反应,就在秦文德暗自窃喜的时候一面黑色光盾却突然凝实护住了叶小孤!

  这一下什么都无需言语,秦文德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甚至连任含香都暗生疑惑。

  黑色的光盾似乎只是护在叶小孤的三步开外,并没有刻意反击的意思。

  那秦文德本以为叶小孤是在故意装晕,暗自都已经打算开溜了,一回头见着他没什么反应,转过头又看了一眼任含香到底还是舍不得那点儿享受,咬着牙又从袖子里拿着另外一件法宝。

  银霜宫的确是如他所言横跨连绵群山,偶尔会有些大修经过。

  当初如果不是叶小孤碰巧遇到顾水梦,估计他也得被秦文德这样算计一回。

  这秦文德依托着附近黑雾谷之中带出来的黑雾算计了不少高手,眼下见着叶小孤还留着一口气,誓要将他诛杀在此反手又拿出一件法宝。

  却见着那法宝是一柄半臂来长的铜钱小剑,看似无锋无刃隐隐却透出一股慑人心魄的绝强煞气。

  “看我灵剑宗诛邪灵锋!”

  说话间伴随着一道剑影闪过,只听着“嘭”的一声,暴起的剑气直接将烧焦的雕花木门和屋檐直接震碎,狂暴的剑气太过强横甚至直接将门前的院子都犁出了一道三丈来宽的沟壑!

  只不过……

  黑色的光盾纹丝不动,光盾之后的叶小孤仍旧是低垂着头,好像是全然没有感觉一般。

  接二连三的不见成效,秦文德一时也动了真火,径直就从袖子里拿出了十来件珍奇法宝。

  “幻风谷,朔风招魂幡!”

  “柳月宗,蝴蝶别影追命刀!”

  “八卦上玄观,正阳八卦印!”

  “……”

  林林总总一大堆的法宝砸出来,伴随着灵光此起彼伏的闪动,磅礴的法宝余威不说这厢房甚至是大半个银霜宫都被震得梭梭直掉尘。

  那些青瓦白墙的庭院里面好像是地震一样,偶尔还有瓦片被震落下来,即便是那些不争名利的落魄散修这会儿也不免起身出来看一眼动静了。

  而在那一片废墟之中,秦文德气喘吁吁的尝试着从袖子取出法宝,只不过这掏了掏豁然发现自己竟然什么法宝都没了。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一片瓦砾碎砖之中叶小孤,突然感觉一阵油然而生的绝望。

  没有了法宝的攻击,那面丝毫无损的黑光盾突然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微弱的扬尘之中那一袭纹饰金龙的黑衣银发是那样的显眼。

  秦文德借着自己不过结丹境的憨厚伪装和附近黑雾谷之中的诡异黑雾坑杀了无数高手,但是这一刻他真是感觉到无比的绝望。

  “这到底是什么人?”

  一念闪过,他心下惊骇之余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的回头看了看身后。

  虽然先前引动了那么多法宝打得砰然作响好像是世界末日一样,但是任含香一直在秦文德身后的位置即便是暂时没有了修为,现在也没有受到什么大伤。

  “美1人儿!”

  叶小孤的强悍超乎了秦文德的意料,现在他山穷水尽用尽了手段都没法杀了叶小孤,一旦黑雾的效果散去以他结丹境的修为绝对是逃不出叶小孤追杀的。

  打鹰这么多年,秦文德也深知会有这么一天,此刻即将殒命的绝望催1生出无法回头的疯狂。

  他快步走到任含香面前,喘1着大1气就要最后痛快一把。

  任含香在一旁看了好半天的热闹,突然见着秦文德气势汹汹回头走过来,她心里也着急得不行。

  不过那青花瓷瓶之中的黑雾远比想象之中的厉害,即便是这么打了快小半个时辰了竟然还是让她不能言语半句,更别说起身动手了。

  眼看着秦文德就要得逞的时候,任含香突然见着秦文德眉心一点红!

  还没等她多看一眼,秦文德瞬息就收缩融成一滴悬空的血滴!

  “血色精华?!”

  秦文德身后不远处,叶小孤仍旧是低垂着脑袋,不过刚才这一招显然是他出手相助。

  “叶郎!”

  任含香刚高兴没多久,眼看着叶小孤还是一动不动的,这会儿也感觉有些不妙。

  叶小孤这样实在是太反常了,即便是中了黑雾,应该也不会这样半身不死的才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这姑娘心下担忧无尽却苦于无力动弹,四周陆陆续续有些银霜宫附近的散修赶了过来,先前秦文德催动数十件法宝几乎是毁天灭地一般的声势自然是引来了不少好事者。

  瓦砾废墟之外,不时有散修缓缓靠近。

  这些闲散的散修平日里见着就好像是潦倒的乞丐一样没精打采的,但是一见着能够捡到宝的时候,反倒是一个比一个胆大。

  谁人没有成仙志?人皆有之,何谈你我?

  任含香还是瘫坐在太师椅上,黑雾的效力还是没有散去,另外一边叶小孤先前杀了秦文德似乎气息更加微弱了些。

  危机难解!

  在这个时候,任含香真的希望陈瑶和小黑貂能够出现,只不过先出现的却是一个看起来白发苍苍的散修。

  那老者似乎是上了年纪,修行无望寿元将进,所以他的胆子也格外的大。

  乱战的废墟之中,叶小孤低垂着脑袋不辨生死,那老者也没有刻意的接近,只是在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宝留存。

  果不其然,他低头看了一会儿果然找到了秦文德施展过了一柄飞剑。

  “糟了!”

  :。:

欢迎大家访问:西红柿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ihongshixiaoshuo.com/6_20851/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