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师,这门太上之法消失了。

  宛如当年的太上无量。

  是还法于天地之间,还是衍周天在无有之内?

  太乙天尊注视着这门太上之法的消失,大道之师终于放任诸道前行,万道离去之后,大道之师也归于沉眠。

  就像是一位教书育人的老先生,在严厉的教导了无数学子之后,终于耗尽了自己的心血,倚着自己的老木椅,不愿意再参与到繁华纷乱的世间。

  于是这位老先生就这样逝去,永远长眠。

  “万道自有其规律,自有其轨迹,或许当年正是你开创了万道,给人间造化了无数的字符……”

  “这是大功勋,是绝不可否认的,你当被众生敬仰。”

  太乙天尊的眉心,鲜血仍在,嘴角也溢出丝丝缕缕的猩红。

  滚烫炽热。

  “我该休息一下了……可真是一场恶仗啊……”

  太乙天尊的圆环中,凤歌昏迷。依靠在梧桐树下,孔丘在树的另外一头,这两位圣者被太乙的力量所救下,得以保全自己的精神。

  但是其他的天冥幻时,已经彻底亡遗崩裂。

  伏龙的精神已经被摧毁,而大尧的更不必多说。

  ……

  “桃源远去了吗?”

  “玄古之君用自己的力量把它藏起来了。”

  “太乙居然是在阻挡玄古君王。”

  天尊们的声音,呓语,从世间的各个角落蔓延而至,他们直到此时依旧看不清太乙的状态,但是玄古君王败落,消逝于寰宇的情况,他们看的一清二楚。

  这是太乙给他们开放了部分景色,唯独掩去了自己的身影。

  不,也不能说是掩饰,只是让诸天尊的眼中法力,恢复为世间本来如是的正常视距而已。

  凡人怎么可能看到岁月尽头的战斗呢,那当然是看不到的。

  天尊们被如是的权柄影响,当他们的意志与法力降临在太乙的坐标时,他们的眼睛与意志,就会瞬间倒退为凡人。

  这就是一个巨大的盲区,他们知道太乙在哪里,但是却看不到。

  “……”

  强大如玄古之君都败了,太乙天尊在补全缺漏之后,这才多长时间,就变成了这般强大?

  “古来渡过天尊劫的只有两位天尊,毕竟从遂古以来,也从没有出现过天尊劫这种东西……”

  “果然,太宁太乙,是世间异数,一个没有未来,一个见不到过去……如今太乙补全缺漏,从羸弱瞬间化为巨擎,而太宁处于衰落之期……他还有缺漏没有补全……”

  遥远的某片浩大河山中,太空天尊发出空灵无情的呓语。

  “天尊们,终于也要自相残杀了吗……太乙已经成了世间最大的变数,如果我们没有入世还好,可如今……”

  “一入世间,身不由己,虽然如今我等还没有完全入世,但是我们和第六世的牵扯,确实是越来越深了。”

  “这样不行……”

  太空天尊心中计较,太乙的变数实在太多,而如今,太乙崛起,参照他的状态,其实应该对太宁天尊进行遏制。

  太空天尊从这片山海间取走了一滴水,看似微不足道,然而在这滴水被取走之后,整片山河世界,瞬间开始崩溃,不断化为微尘!

  “一运之象,周乎太空。”

  “火与风相射,名与成相灭,则四海九州,皆太空中一微尘耳。”

  水者,外阴内阳,中有微阳之器,为天地存活之根源,这滴水是遂古以来开辟的第一片水流中的一滴,这片山河便全靠着这滴水孕育而出。

  “那片水流是前宇遗留下来的,从毁灭中得到新生,我们的目光只看到在岁月神火的照耀下,那片清澈水流的衍化,然而却不能究竟根源。”

  太空天尊道出这滴水更深邃的来历,但他却不知道,如果太乙在这里,听闻此言便可晓得,这滴水正是那三片海水融合归一,最后被起源石莲净化所成的!

  盘王的血海,汗青的清海,北溟的黑海。

  太空天尊当年寻找了很久,后来才找到这里,把这滴水作为自己的法宝来祭炼,可以看做是他的天尊器!

  “造化之水,根源之露,衍无尽微尘,一微尘中藏无量量世,皆为初来宇宙。”

  太空天尊使得这天尊水滴,屈指便能够抹除世间一切世界的生命力。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此乃自然之道也。

  天尊的存在,凌驾众生之上,从某个方面来说,亦是自然。

  “太乙当制,太宁当镇,此二者,驻世天尊中,变数最大。”

  “拉拢太宁,而示好北斗,联诸天尊共抗太……”

  “我若能得无来气……我若能得道祖名……”

  太空天尊一直想要道祖的称谓,然而世间如今唯一的道祖就是老君,号“众生一切之师”。

  这种尊号,甚至与大道之师不相上下了。

  但是如今的老君,当然比玄古君王要强大很多。

  太空天尊不想入世,但是此时种种,让他有了一种紧迫感。

  鸿荒界牵扯到很多事情,如果驻世三尊继续强大下去,他可能就没有办法去证道祖了。

  “老君是人教教主,又是丹道祖师,号众生师,故而他成就道祖,引导无极,结合仙祖之力,逼世间显出一道无来气,这才功成正果。”

  “称【众生一切之师】。”

365bet注册送钱  “可我若是成就道祖,出现的反应必然是【自然寂寥之师】,此乃我证道之根本,顺应自然乃是我证道之基,我便是自然,我在自然则在,太空寂寥,自然存于太空之中。”

  “世间繁华,气运牵扯如此之巨大,众天尊又怎么可能让天下自然发展,况且如今没有无极者可以让我借力……”

  “太乙或许会是我证道祖的极大阻碍,不过至少这个千年他是要沉寂一段时间了,就让我,包括其他那些各有计较的老家伙们,都过一个轻松的千年吧。”

  …………

  大宇深处,某座人间。

  有些破落的城隍庙早已无人问津,偶尔有丘中野兔前来觅食。

  只是这一日,那泥塑城隍,忽然睁开眼睛,其中神采光芒,震动寰宇苍天。

  太易天尊的气息从这尊城隍像身上渗透出来,他看着破落的庙宇,心中尽是感慨。

  “多少个大衍过来……我又回到了这片人间。”

  “和地球的气息……真是相似啊……”

  声音悠悠,但很快,却发出一声孤独万古的轻笑。

  “我斩掉了一切,如今,也只有在五云乡,才能想起这个名字……”

  “故土难离……”

欢迎大家访问:西红柿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ihongshixiaoshuo.com/1_16319/1613/